星期五, 五月 25, 2007

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

引用Micky(世玉)的一篇文章:
《葬花吟》



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游丝软系飘春榭,落絮轻沾扑绣帘。
闺中女儿惜春暮,愁绪满怀无处诉;手把花锄出绣帘,忍踏落花来复去。
柳丝榆荚自芳菲,不管桃飘与李飞;桃李明年能再发,明岁闺中知是谁?
三月香巢初垒成,梁间燕子太无情!明年花发虽可啄,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!
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;明媚鲜妍能几时,一朝飘泊难寻觅。
花开易见落难寻,阶前闷杀葬花人;独把花锄泪暗洒,洒上空枝见血痕。
杜鹃无语正黄昏,荷锄归去掩重门;青灯照壁人初睡,冷雨敲窗被未温。
怪侬底事倍伤神,半为怜春半恼春;怜春忽至恼忽去,至又无言去不闻。
昨宵庭外悲歌奏,知是花魂与鸟魂?花魂鸟魂总难留,鸟自无言花自羞;
愿奴胁下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。天尽头!何处有香丘?
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抔净土掩风流;质本洁来还洁去,强于污淖陷渠沟。
尔今死去侬收葬,未卜侬身何日丧?侬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
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;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

Micky的浮想联翩:
•陈晓旭病逝=妙真法师圆寂,一时间街头巷尾,《葬花吟》又被交口传唱。当年在戏里葬花,如今,她也归于一抔净土。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
•高二的语文老师谢女士,曾打印出《葬花吟》发给每个同学,在课堂上播放《葬花吟》乐曲。
•某张迷,在美国偷窥到了张爱玲从寓所出来倒垃圾,写道: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黛玉从书中走出来葬花。
•高二时我画过一幅铅笔画,一个古装美女坐在圆窗前,标题便是《葬花吟》中的句子:“怪侬底事倍伤神,半为怜春半恼春。”
•因为《葬花吟》和《枉凝眉》,我知道了有个乐队叫做“黑鸭子”。她们唱的比红楼梦原插曲不知好听了多少倍。
•“独把花锄泪暗洒,洒上空枝见血痕。” 空枝,血痕。曹某人的想像力和语言功底,空前绝后。
•“侬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” 葬花→葬己,也只有多愁善感的林妹妹才会有如此惊泣鬼神的联想。突然觉得,这种特质,是不是这个东方古国所独有的呢?万事讲求实际的西方人,大约没人会去葬花吧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回声头儿:《红楼梦配乐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看过电视剧,听到陈力当年的声音,放的时候,YY猪说当年陈力唱的时候丈夫刚死去,人和词一样的伤感......

2 条评论:

cindy 说...

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

SAM 说...

重拍红楼梦肯定很难超越这个经典版本。